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。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/辛波絲卡。

2012-04-22

也只是一種說法。



偶爾我會想,假如說分手是愛情的最後一個儀式,那我們到底該如何完成它?儘管分手只需要兩個字就能夠成立,但是忘記卻很悠長。

我大概懂得你的不甘心。尤其是當你以為如果你能在見上她一面,就算結果相同你也會快樂點,因為感情結束最恨的就是對方沒有給你挽回的機會。而人們總以為有過愛情就應該有轉圜的餘地。

關於「離開」這回事人們都有太多的執著,所以遲遲無法面對。但無聲無息的消失,其實好過看著對方的眼睛,斬釘截鐵的被告知,從此生離不復相見的結局。也許,我想也許,她和你之間就這樣結束了,才是一種慈悲。

親愛的孩子,我懂得你會有長一段時間在回憶裡仔細蒐尋如今這個結局的伏筆,想知道為什麼會從親暱走向漠然,可是命運對你留了一手,猝及不防,而這不是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就可以平復的倉皇。

於是最後我告訴你:你現在真的不需要太難過,還這麼年輕,人生的路好長,很快你就會發現自以為慘痛的遭遇,絕對還會再遇到更糟的。

尤其是你很快就會離開原生土地到國外念書,在地球的另一端,當你發現你沒辦法用當地的語言解釋自己的情感而遭到排擠、當你在課堂上茫然無措不知道周遭的人正討論著什麼、當你生病了一個人躺在床上舉目無親時、當你感覺寂寞可是線上人數因為時差始終顯示為零的時候、當你獨自走在大雪紛飛又暗無天日的冬夜街道,寒氣從四面八方鑽進你的骨子裡,痛徹心扉時、然後,當你總算熬過漫漫寒冬和課業壓力了,你大概就會明白,生活裡絕對有比戀人離去還有可怕的境遇。

至於在愛情裡受到的傷害,相較之下好像就輕微多了,好歹總有一天會有新歡來療癒舊愛給的傷痕,可是那些你將會遇到的困境卻是實實在在的,且不留餘地。

毋須旁人再安慰,親愛的孩子,屆時你就不會再有疑問了,會恍然大悟,原來她必然會離開你,因為當她正在經歷你的將來時,你並不在她的身邊,還在這裡的你絕對不可能懂得她當初獨自走進世界的興奮,也無從體會隨之而來的冷冽和孤單。

你晚了一步,但這就是人生。

嘿,就是那句老話:時間會讓我們以為事過境遷的。但就算沒有也無所謂,時常我們以為人生非得怎樣怎樣才能這樣那樣,但後來就會知道,(或是早就知道),人生無論怎樣都不是我們以為的那樣。 


2012.04.22,圖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