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。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/辛波絲卡。

2012-06-17

都忘了說。



各種不同的社群網站,上傳過無數照片也寫過各種不同的自我介紹,與眾不同的是在噗浪上,一長齊耳短髮,平口洋裝,翹著腳,輕鬆寫意且毫不在乎的拿著菸微笑著,旁邊的配著短短一句話:「人不可能永遠叛逆,女孩還是要長大。」

那是自己在3字頭的第一年,徹徹底底的單身樣貌和心得感想。

關於長大,這些年,在這個部落格談論的好像就是長大,像是做賊喊抓賊,因為始終不夠成熟、因為總是在原地打轉,所以大聲嚷著應該要有所成長。然真實人生終究不是喊口號,妳之所以成為一個怎樣的人,到底也不是自己說了算,家人的期待、社會的眼光、公司的評鑑、還有自己心裡始終過不去的那一關,加減乘除得到的結果就是妳應該/正在/已經長成了一個大人。

一個大人和一個孩子最起碼的界線是:知道自己寫出來的文字,無論多麼勵志,再也不可能欺眾人。

於是在這樣一個多事的時節裡,部落格寫作忽然成了最枝微末節,日常生活的懸念隨著FB的時間軸流逝,就算情緒在激烈,也在看過就忘、一則又一則的訊息中雲淡風輕。本來還想著什麼時候該來寫篇日記,後來連嘗試都放棄了,寫作,不過就是這樣

再也沒有偶爾闖進來的陌生人,一篇篇去回顧自己的人生,是種自在。

只是不也遺憾嗎?就像玻璃櫥窗裡被擱置的模特兒,以前因緣著各種理由而來、沉默不語卻帶著相見恨晚期待的女孩們,不厭其煩的來,花了很多時間站在櫥窗前,就這樣看著,忽然有一天,模特兒褪盡衣裳,女孩們也各自回家了。

可失落的情懷很快又被生活的新節奏取代,過去一年,無論在台北或在柏林,開始意識到,和前些年最大的不同是,不再排除萬難觀看影展的每部電影,不會一整個賽季都盯著實況轉播看,對於錯過的大型嘉年華也沒什麼好可惜的,對於那些爭執不休的議題沉默以對,至於還沒抵達的旅程,就慢慢走吧。

到底是明白了年復一年,日子不可能過的全然和熱血沸騰的20幾歲一樣,為五斗米折腰,學著在意社會及家庭給的期待,做好每個階段該完成的任務,善待和滿足一段和平的感情,偶爾和朋友大快朵頤,是身邊多數的人共同的樣子。

至於對著世界呼喊口號,我說,如果連自己日常生活的聲音都聽不清楚,又有什麼意義呢?

年初說唯一的願望是離開現狀,現在逼自己把現狀寫下,也不為別的,就是提醒自己現狀如此貧乏,還能忍受多久?

雖然,一如前頭說過的,離開現狀,生活大概也不會再有大起大落,這是長大,無關任何多餘的。

至於部落格書寫,就不打算找什麼藉口,從部落格進入到微網誌,倒也沒什麼適應上的困難,反正都只是寫日記,唯一擔憂的後者不需要存檔,那歲月就真的像沙一般從指尖流洩了。承認對此懼怕,也許是重新書寫的動力。

希望這些日子,大家都好。


2012.06.17。


沒有留言: